发表于:

丈夫逝世病魔缠身妇女盼您捐助治病【筹足,停止筹款】



丈夫逝世病魔缠身妇女盼您捐助治病【筹足,停止筹款】

(大山脚15日讯)一名妇女因家境贫穷,2005年患上肾病后,为免加重丈夫的负担,而拒绝洗肾。事隔6年后,她的病情加剧,罹患糖尿病导致其视线变得模糊,丈夫更在7月间不幸在一场意外中丧命,让她在瞬间欲哭无泪。
这名妇女是来自大山脚马章武莫碧雅乐花园的马丽卿(51岁)。2005年,医生诊断她患上肾病,因当时病情较轻,她考量到家里经济欠佳,76岁的丈夫黄贞浮年事已高,却还得工作支付其医药费,及维持家庭生计,而搁置进行疗程。丈夫当时每月的收入仅有1200令吉。
之后,马丽卿的病情日益严重,相信是因为糖尿病及高血压所致,她双眼的视线已开始模糊,医生曾劝她尽快进行割除白内障手术,但基于家里没有多余的钱,她只好忍耐,还当起保姆照顾小孩,为家庭增添每月300令吉的收入。
今年,她的肾病开始恶化,但她还是忍痛没有接受洗肾治疗,只吃中药控制病情,并自行购买补针在家里注射。一盒6支装的补针,共360令吉,她每月需打6支补针。
令她始料不及的是,7月1日突如其来的一场意外,竟夺走了丈夫的性命,整个家庭顿时失去了经济支柱。她和丈夫膝下唯一的女儿,也被逼放弃学业,扛起照顾家里的生活负担。
马丽卿说,6年来,她不敢向家人开口要求洗肾,因为她不想加重丈夫的负担,当时丈夫还在世,生活虽苦,但一家三口还是过得很好。另一原因是,一旦洗肾,就必须长期接受治疗,这将为丈夫和女儿带来许多不便,丈夫必须停工照顾她,家里的经济肯定也受到影响。
“我不是因为怕痛而不要洗肾,洗肾治疗需要庞大的费用,我们负担不起。那时候女儿还在求学,家里只靠丈夫一人工作,每月收入只有1200令吉,生活费已不够用了,那里还有钱付医药费? ”
黄贞浮是在今年7月1日,在北海不幸遭一辆罗里撞毙。自丈夫逝世后,家庭经济也立即陷困。

月入仅700

“为了减轻家庭负担,我在无计可施之下,只好当起保姆赚取每月300令吉薪金,女儿也被逼放弃学业,工作帮补家计。 ”
她说,除了肾病,她还患上糖尿病及高血压,每月必须定期到大山脚医院接受检查。如今,医生表示已经不能再拖延洗肾治疗,因此她在无助之下,只好登报求助。
其女儿黄莉倩(19岁)仅是名普通书记,月入700令吉,无法负担她的生活费及医药费,所以她恳求社会善心人士能协助她渡过难关。

申请抚恤金没下文

马丽卿的悲痛遭遇,也获得威中福利局的关注,週二上午,该局已派员前往其住家了解情况。
威中福利官吴瑞音受询时表示,她和官员已经到马丽卿的住家了解其经济困境,并吩咐后者尽快申请福利金。
另外,马丽卿披露,自丈夫逝世后,她在友人协助下,曾向州政府申请抚卹金,但有关申请已近两个月,依然没有任何消息。

女儿放弃读书

女儿黄莉倩说,虽然本身很想修读多媒体课程,但因家里的经济情况不允许,她只好踏入社会工作,帮补家计。
由于她只有初中五的学历,因此无法觅得高职,只能当一名普通书记,月入700令吉。
被询及如果有机会,她是否计划继续升学时,她表示,如果母亲有人照顾,家里经济允许的话,她还是会报读课程,并选择以半工读方式完成。
“不过,无奈的是,目前家里的情况不好,我还得继续努力工作,以维持家里的经济。”

丈夫生前没投保

丈夫逝世至今还不到百日,谈起丧夫之痛,马丽卿立即红了眼眶,眼泪不断在眼眶里打滚,想必她非常想念已逝的丈夫。
她说,黄贞浮是一名好老公及好爸爸,勤劳又顾家,虽然生前已年届76岁,但还很健壮,并在一间工厂担任管工。
“丈夫出事前,工厂老闆曾叮咛他驾车上班,但因为北海经常塞车,他改骑摩多上班,岂料却在途中出事。丈夫之前工作没有留下公积金,也没有购买保险,就这样一句话也没有交代,就离开了我们两母女。我们都不知道怎幺办才好…… ”
她指出,虽然丈夫离去后,屋子供期已毕,但他生前购买的一辆二手轿车,还必须每月缴付贷款,目前这个责任全落在女儿身上。